中国粉末涂料信息网
化工展会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化工展会 >> 正文

“全网催货”,螺蛳粉的火爆是有“预谋”的吗?


文章作者:www.51fmtl.com 发布时间:2020-08-25 点击:1428



1月2日,游客在柳州市螺蛳粉产业园螺蛳粉饮食文化博物馆参观。新华社记者黄孝邦摄

今年疫情期间,闻起来“臭臭”的螺蛳粉,意外成为“吃货”眼中的香饽饽。

有关柳州螺蛳粉的话题,10次登上热搜,阅读量超10亿;一些知名网红主播,靠卖螺蛳粉吸粉无数;网友集体催货,呼唤“螺蛳粉自由”……

这种酸爽的地方小吃,为何成为食品行业最受关注的品类之一?

有人质疑:这不可能是没有“预谋”的火爆。柳州市螺蛳粉协会会长倪铫阳则认为,与其说柳州螺蛳粉是新晋网红,不如说是大器晚成,其产业发展模式早就刻上了走红的基因。

“全网催货”,半年卖出近50亿元

3月初,我们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五六月。因为产能不足,供不上货,网店一个月退款1500多万元,客服还得逐单解释原因

开辆三轮车从竹林里“突突”回来,卸下一支支掘出时间不超过2小时的新鲜竹笋,然后拿出剥笋工具往旁边一坐……黄继华马不停蹄――收购竹笋的老板已经在“催单”了。

竹笋是螺蛳粉的原材料之一。黄继华所处的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百乐村,种有5000多亩竹子。今年,这个村迎来了难得的好行情:每斤卖价比往年高了近5毛,老板们抢着上门拿货。

“螺蛳粉火了,竹笋都跟着涨价。”黄继华扬起袖子,将满脸的汗水往外一甩,咧开嘴笑起来。他说自己今年卖竹笋的收入将超过20万元。

今年上半年,受疫情影响,不少行业受到打击,但柳州螺蛳粉销量却一路飘红。

打开某电商平台,经营螺蛳粉的网店,月销量动辄数十万单,李子柒牌柳州螺蛳粉的月销量,更是突破了150万单。

此外,网络主播李佳琦,2分钟内售空26000箱螺蛳粉;娱乐明星陈赫的直播首秀,短短8分钟售出6.6万袋螺蛳粉,成交额超百万元。

“3月初,我们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五六月。因为产能不足,供不上货,网店一个月退款1500多万元,客服还得逐单解释原因。”广西螺霸王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姚汉霖说,供货压力巨大。

面临同样烦恼的还有广西中柳食品科技有限公司。去年10月,中柳公司开始与美食短视频创作者李子柒合作。

最初会谈时,双方心里都没底。“当时想着一天平均能卖出3万包,就相当不错了。”中柳公司总经理韦杨年说,没想到,今年上半年这个数字翻了好几倍。最高峰时,仅李子柒这个品牌,3天就卖出了500万包螺蛳粉。

面对“全网催货”不断加单,韦杨年将工人数量扩充了一倍,生产线三分之二用来生产李子柒的产品,公司自有品牌销量也在不断上涨。

“实体店停业或限制营业之后,多数客源被袋装螺蛳粉分流。袋装螺蛳粉主要依靠互联网销售,直播带货和热门话题看多了,人们难免要亲自试试。”倪铫阳说。

根据天眼查数据,截至8月中旬,今年新增的近3000螺蛳粉相关企业,约三成位于广西。

柳州市商务局数据则显示,今年上半年,该市袋装螺蛳粉产值已达到49.8亿元,预计全年将达90亿元。上半年,经柳州海关检验合格出口的螺蛳粉货值约750万元人民币,是去年出口总额的8倍。

“进京赶考”不如“放水养鱼”

一场关于“粉”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既要满足人们新的消费需求,引导这些生产者走向标准化规范化,但又不能把他们管死

在柳州街头,螺蛳粉店随处可见。不论早晚,吃一碗螺蛳粉是当地人的日常习惯。

螺蛳粉需用柳州特有的软韧爽口的米粉,配以酸笋、花生、腐竹、酸豆角等辅料,加入绿油油的时令蔬菜,再淋上精心熬制的螺蛳汤。红通通的一层辣椒油浮在上面,鲜美的汤汁渗透到每一根粉条。

早在2010年,柳州就提出要将特色美食螺蛳粉打造成城市名片。

柳州是一座工业重镇,工业总产值占广西四分之一,还是全国五大汽车生产基地之一,最高年产销汽车超过250万辆。

柳州市商务局副局长贾建功认为,虽然全国每卖出10辆车就有1辆是柳州生产的,但这些产品都没有带上“柳州”的名字,相当长时间里,柳州没有太多知名度。

在柳州市2019年5000多亿元的工业产值中,螺蛳粉产业仅贡献了60亿元,但在打造城市名片上,螺蛳粉被寄予厚望。

“根据许多城市的发展经验,‘城市+美食’往往就能形成一张影响力巨大的名片,比如重庆火锅、武汉热干面、兰州牛肉面等。”贾建功说,由此,柳州市开启了“螺蛳粉进京”行动。

2011年,在有关部门引导下,一些创业者北上进京,在海淀、朝阳等人员密集的地方,开设了十余家柳州螺蛳粉店。

“地方美食离开地方,往往会失去灵魂。”贾建功说,当时为了保证螺蛳粉地道的柳州风味,许多食材只能从柳州空运到北京,大大增加了粉店的经营成本。

高企的租金,则是实体店面临的最大支出。柳州市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表示,当时第一批“进京赶考”的店面,有不少已经关门,“开实体店进行推广宣传,效率特别低”。

这个局面在2014年被几个小作坊打破:袋装螺蛳粉出现了。

“柳州外出务工的人很多,当时在其他省份,还很难见到螺蛳粉的影子,有人就问,能不能把螺蛳粉打包带出柳州?”姚汉霖说。

市场上出现需求,就会有人去开发产品。

中柳公司的合伙人罗金波回忆,当时的袋装螺蛳粉几乎全是小作坊生产的,“租下一个房子,关起门,就在里面炒料。有的包装就是用塑料袋和瓶子,保质期最长不超过10天。”罗金波说,有些小作坊因为炒酸笋的味道太重,老板差点和邻居打起来;还有的因为卫生问题,被执法部门查封。

“一些有长远发展意识的作坊老板,想到去申请办证生产。”罗金波说,但当时没有螺蛳粉生产标准,“办不下证,大家还是关起门来搞,政府部门也很头疼。”

倪铫阳说,越来越多的生产者发现了消费端旺盛的需求。仅2014年,由小作坊生产的袋装螺蛳粉,就有了40多个所谓的品牌。

“得管!”贾建功说,彼时柳州已经察觉到,即将到来的是一场关于“粉”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“既要满足人们新的消费需求,引导这些生产者走向标准化规范化,但又不能把他们管死。”

“放水养鱼”是柳州市政府对螺蛳粉生产者的引导思路。“2014年底开始,工厂面积达到300平方米,食药监局就给办证。行业很快繁荣起来,相关企业增加到80多家。在这个过程中,又不断制定行业规范,提高准入门槛。资质欠缺的小作坊自然而然就被淘汰了。”贾建功说,袋装螺蛳粉野蛮生长的时代就此结束了。

“工业革命”,地方美食走出地方

不少企业开始技术和工艺创新。一包螺蛳粉在走完生产、物流、上架等一系列流程后,还有足够时间静静等待被品尝的那一天

螺霸王的第二个厂房,位于柳州市河西工业园。生产线上,十几只分别装着筒骨、螺蛳、生姜、香辛料包的大铁盆,在熬煮汤料的大锅旁排列有序,汤汁已经持续翻滚了数个小时。生产线另一端,酸笋、酸豆角、花生等料包,则通过传送带源源不断地输送着。

这些生产场景,和店铺制作螺蛳粉完全不同。“毕竟由第三产业转为第二产业了,得用工业化的思路。”姚汉霖说。

在柳州,不少企业开始围绕螺蛳粉生产的各个环节,进行技术和工艺创新。有的企业不断探索米粉制作工艺,有的专注物理杀菌、真空包装等生产技术的提升。

“以保质期为例,袋装螺蛳粉从起初的10天提高到了6个月。”韦杨年说,这使得袋装螺蛳粉具备了搭乘“互联网快车”的条件。一包螺蛳粉在走完生产、物流、上架等一系列流程后,还有足够时间静静等待被品尝的那一天。

“技术突破使袋装螺蛳粉快速形成产业。”贾建功说,作为一座以汽车、钢铁、机械制造为优势产业的工业重镇,工业的基因根植于柳州的血脉中,“还是一切用技术说话,以标准保证质量。”

2015年初,柳州市召开螺蛳粉产业发展大会,首次提出柳州螺蛳粉“产业化、标准化、品牌化、规模化”发展理念,确定了柳州螺蛳粉产业做袋装走机械化生产道路。

此后,柳州陆续出台《预包装柳州螺蛳粉地方标准》《柳州螺蛳粉产业升级发展的实施方案》《柳州市全面推进螺蛳粉产业升级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》等一系列螺蛳粉生产的标准和发展规划。

“我们用工业的理念谋划推进柳州螺蛳粉产业升级发展,打造柳州螺蛳粉产业2.0版本。”柳州市委副书记梁旭辉说。

下一条: 甘肃金塔戈壁石材变“金材玉料” 订单漂洋过海渐增多